翻身咸鱼

立地成佛。

深夜一把刀。耶!

Where I knew the world.

壳哥x主唱
校园歌赛
脑洞大纲↓

主唱丢了酒吧的兼职
生活费没有着落
听说参赛夺冠会有奖金就去了
壳哥贼高兴滴去给主唱捧场
在后台故意逗主唱让他放松
原本打算在主唱唱完之后嘲讽两句
结果被舞台上魅力四射的主唱吸引得不要不要的
主唱在台上唱歌的时候有意朝台下的壳哥邪魅一笑报复壳哥
唱完的主唱坐在参赛者区域休息,这时工作人员就过来和主唱聊天有说有笑的,壳哥看见了。
领完奖的主唱收拾收拾准备走了然后就看到壳哥很帅滴挡出去路
“我送你。”

壳哥x主唱 愉快的课堂♂
接上一回,没看过滴旁友可以先看上一回。
以下是为了防止看不懂滴脑洞大纲。

主唱上午有一节英语。
愉快滴收拾了东西找了中间靠后的一排坐下来。
教授才讲了几句壳哥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大大咧咧地喊了声“报告。”
然后扫了一眼教室。
径直走到主唱身后的位置坐下。
主唱转过身,
“——这节不是你的课吧?”
壳哥霸气一扬嘴角,

“爷乐意。”

“...随便你。”
主唱一脸懒得理你又转回去专心听课。

没几分钟过后从后座丢过来一个纸团。
“酒吧被我砸了,你还缺兼职吗?”

主唱在背面写
“什么意思?”

“给我暖床干不干。”
注意是句♂号♂

两秒钟后主唱迎来了学习生涯中第一次在课堂上骂脏话,还是响彻整个教室的那种——

“我操你妈。”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壳哥幸灾乐祸地看着面前这位好好学生涨红了脸。
顺手还添了把火——
“喂,开心吗,大家都在看你呢。”

教授咳嗽了两声把壳哥和主唱一起赶了出去 。
壳哥倒是很高兴能少听节课。
主唱则开始怀疑人生。

感谢武林外传滴旁友激情支持(不是。
双花真好嗑。

壳哥和主唱。
以下是脑洞大纲。
壳哥是社会大佬(?)
主唱是舞台王者。
一次壳哥带兄弟去主唱在的酒吧搞事情。
正好主唱的场子。
壳哥的手下砸的砸摔的摔,酒吧里人都跑了,就主唱一个人淡定地唱完歌。
各种灯光气氛。
然后壳哥就觉着主唱很特别很有种,
示意手下别动他算是对人才的欣赏(?)。
结果第二天在学校里又碰上了。
没想到壳哥居然是个学霸,
拿着小本本一本正经纠正学生穿着的纪委。
主唱戴耳钉就被拦了。
壳哥认出来主唱就是昨晚酒吧的人,
就露出了痞帅的一面逗主唱说要记过。
没想到主唱摘掉耳钉,歪头说现在没了。
壳哥愣了愣然后就各种大笑,勾过主唱的肩说从今以后哥罩着你。
主唱很嫌弃地看着壳哥说不了吧交不起您老的保护费。
壳哥就硬生生地拉过主唱的手,一根一根手指掰开,取走一只耳钉戴自己耳朵上,又乘着主唱没回过神给主唱戴上一只。
“这不就交上了吗?”

梦见 02

可能会是细水长流的长篇。不想写那种特别浓的感觉,我喜欢平平淡淡的老夫夫日常(雾)。
南硕‖all珍向
食用愉快🌸

01见链接
http://karsonmore.lofter.com/post/1dd1d267_10eb5bed

02

闵玧其从新来的家伙那里出来出来之后就躺在沙发里眯着眼睛任由困意侵占他的身体。

“哥哥哥!怎么样!是不是和泰亨讲的一样??”
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朴智旻就这样扑在闵实权的身上,我们的实权此刻黑着脸对上朴智旻那双扑闪扑闪的亮眼睛才强行忍住哔的冲动抬脚将身上的人踹到地上。

“呀,哥——你和我说说嘛!”
朴智旻揉着摔疼的屁股鼓着脸看向闵玧其像是下一秒就会卖萌撒娇,闵玧其想到这里突然十分严肃地坐了起来。

“还不错。”
闵玧其回想起刚刚打开房间门金硕珍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样子,像是怔愣了一秒却又在看清自己的时候带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是很温柔的人吧,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竟然自动跳出了这样一句话。至少金硕珍给闵玧其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作为室友的话。”

虽然一开始得知金南俊要自己搬过去和金硕珍一起住的时候他心里不是那么满意,但是现在闵玧其觉得多个室友或许也不错。

“什么嘛,说了和没说一样!”朴智旻决定先把那只打着瞌睡的臭猫晾在一边自己去见见新成员。

“智敏啊,过来搭把手。”
金泰亨在朴智旻踏进金硕珍房间的前一步叫走了他。此时的朴智旻只觉得无比委屈,一脸生无可恋去帮忙搬金南俊的书。

“以后除了我和suga,你们不要进入金硕珍的房间。”
作为最后一个得知来了新成员的老幺田柾国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向来日天日地日空气的田大佬表示第一个不服。

“金硕珍病情特殊。”对此金南俊只是淡淡地给了一个简短且充分的理由,事实证明它的确很奏效。

晚饭的时候金硕珍被带出了房间,来到客厅用餐。实际上金硕珍觉得有些不自在,这种感觉来自那几道灼热的视线。尽管这样他还是带着标准的微笑在金南俊的对面坐了下来。

金南俊和闵玧其都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发出声音,因此整个进食过程都非常安静。过分的安静总是让人胡思乱想,比如在金南俊第三次和金硕珍四目相对的时候他没有在第一时间从他脸上移开视线,而是向下停留在金硕珍沾了油光的丰满的嘴唇上。

他看起来很甜。

金南俊摇了摇头试图把这些离谱的想法从他148的脑袋里驱赶出去。

梦见 01

金医生(金南俊)x金病人(金硕珍)
all珍向
更新不定时我尽力
ooc我的错
食用愉快🌸

“您好。”
金南俊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年轻人,纯白色的T恤和随意的蓝色牛仔裤。看起来快活而又不失礼仪,难以想象这样美好的人会是令业内医护人员头疼的根源。

“您好?”
金硕珍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试图凸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他们说您的医术很高明,希望我到您这里来接受治疗。”年轻人的脸上勾起一抹俏皮的微笑,阳光从背面照射过来把他的身形勾勒得像是个天使。

金南俊盯着他看了一会,回想起早晨他还在愉快的假期生活中,现在却被泰亨那个臭小子不知从哪个医院接回来一个烫手山芋。
金硕珍自顾自拉开南俊对面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乖巧地将双手放在大腿上,等待着他的好医生下达命令。

金南俊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合上手里那本厚厚的书。“你叫什么名字?”

“金硕珍,医生。”

“年龄?”

“26。”

金南俊有些惊讶地发现面前满脸青春气息的人竟然比自己还大两岁。

“要做什么测试吗医生?”

像金硕珍这样冷静地邀请医生给他做精神测试的病人金南俊还是头一次见,“我叫金南俊,叫我金医生就好。”

金南俊喊来罪魁祸首金泰亨让他给金硕珍安排了一间宽敞舒适的房间后就没有再和金硕珍说过一句话。

“真是奇怪的医生呢。”
当金硕珍趴在窗台上对着后花园数到一千零二十一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却不是金南俊也不是金泰亨,而是个子不高却一脸swag的男人,看起来比自己要小两岁的样子。

“金硕珍?”

“是我,先生。”

闵玧其不知从哪里取出来一朵玫瑰,鲜红色的花瓣上甚至还挂着露珠,他把玫瑰交给了金硕珍之后就关门离开了,金硕珍甚至还没来得及把问题问出口。

金硕珍轻轻地在花心里落下一吻后把花插在了一旁的花瓶里。




👌小情侣因身高差大打出手这究竟是道德的沦陷还是人性的丧失(wu)

#精分王道#

靠着墙角半躺,原先只是想靠一靠,哪晓得不抵困意竟就这样睡了一夜。脖间酸痛不已。

阳光透过枯叶残扇暖了身下茅草,暖洋洋的倒叫人有些不舍得起身。
将那窗扇敞开,落得一屋的明媚。留意到身后的温润君子颇为享用的样子,本是不喜媚阳,可不知缘何如今倒是十分惬意。

只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故意装作困乏无力向后倒去。
“我去买菜。”像是早有预料一般一双手一手一个肩膀稳稳撑住那无端倒下的身体。

趁着难得的近距离,本想转头落下一吻,好给自己的恶作剧画上完美的一笔,却不慎扭到酸楚之处,只得作罢。一吻不成却莫名来了脾气。有意无意地把道长探路的棍子藏了。

假意帮着寻了一番便牵住他的手道:“道长,走吧。我心地善良,就勉强做一回你的棍子。”